16年专注生活、酒店用纸加工
16 years focused on life Hotel paper processing
  
新闻中心
正文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上下夹击,纸行业包装将迎大洗牌
发布时间:2018.08.08    浏览次数:138次
 纸品包装普遍调价 
 
  日前,聚隆包装、新达纸箱包装、冠兴包装等本土多家企业均向下游客户发布了调价通知。根据调价通知,各企业从12日或13日起,在原有价格的基础上,上涨8%。 
 
  “原纸价格不断上涨,从4月份开始至今,已经涨了20多个点,导致公司生产成本居高不下,即使采取各种降耗措施,仍不能缓解巨大压力。”聚隆(福建)包装有限公司总经理吴世约告诉记者。 
 
  记者走访获悉,市场的现状是8个点的涨幅几乎难以实现,但在原纸价格不断上涨的压力下,本土多家纸箱厂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提价,虽然这一过程充满艰难。 
 
  “我们公司的情况会跟着市场走,大家涨的话我们也涨,不涨的话,我们也不涨。现在是淡季,价格很难涨上去。老客户的话也许可以有微涨,但新客户的话涨价几乎不可能。”福建泉州宝树包装有限公司总经理谢荣树表示,纸箱厂再怎么涨也涨不过纸价的幅度,2016年废纸最高为1900~2200元/吨。现在虽然还处于行业的生产淡季,但是废纸的价格就已经达到1800~2100元/吨,到下半年废纸涨至2500元/吨都有可能。依照这样的趋势,纸箱厂不涨的话,便只能亏。 
 
  谢荣树指出,一般企业的安全库存在15~20天,在这个时间内,纸箱厂还有保持不涨的空间,但库存一旦消化完,就意味着必须涨价,如果不涨的话,只能亏本。纸箱厂提价目前只是开始,库存消化完之后还将继续提价。 
 
  “2016年底原纸涨价的时候,公司的纸箱价格累积上涨了50%,但现在与2016年底不同,2016年底是旺季,可以向下游传递涨价的成本,但现在是淡季,价格很难涨上来。此外,现在泉州的瓦楞纸纸箱厂产能严重过剩,这也是价格涨不上来的一个原因,虽然2016年瓦楞纸箱厂小厂陆续关停了不少,但下游客户也同样关停了不少,最关键的原因还在于本土大的厂家都撑住了,产能过剩,竞争激烈。”谢荣树表示,原纸价格若继续涨,而下游价格涨不上来的话,大家只能一起喝西北风了。 
 
  上游纸厂产能缩减导致供应不足 
 
  诱发此次纸品包装企业调价的最大因素是上游原纸产量的供应不足。 
 
  晋江群辉彩印有限公司董事长许泽界告诉记者,山东、浙江、广东是传统意义上的三大造纸省份。目前,随着国家有关部门加大对造纸企业的环保监测力度,纸厂要么淘汰、要么轮休、要么停机。在这种情况下,市面上的原纸供应就显得有点捉襟见肘。 
 
  让纸品包装企业更为担心的是,这种情况还将持续很长的一段时间。 
 
  作为高污染、高耗能行业,造纸行业是COD(化学需氧量)排放的第一大行业和氨氮排放的第四大行业。在环保政策趋严的大背景下,5月华北、华中地区和福建省的很多造纸厂受到停产整顿等处罚措施。据悉,福建数十家箱板纸工厂和湖南的十多家工厂被环保局勒令停业,这其中很多是二线的造纸厂而非小型造纸厂。 
 
  业内人士指出,对于二线造纸厂的惩处措施只是一个开始,在下半年将会出台更多严格的规章制度。此外,热电、气电的使用将迫使小产能退出竞争。据悉,东莞玖龙造纸厂的纸机为了从煤电转换到热电已经停产40天。其他的一些造纸厂也开始使用自备的热电厂,煤电已不允许为新产能所用。相信一旦政府要求在造纸行业大量使用热电和气电,小型造纸厂将难以负荷。 
 
  “市场的动荡与波动让我们永远都是措手不及,与其一直处于被动,还不如主动出击。从3月初的2500多元/吨的原纸到现在的3600多元/吨的原纸,神仙也无力回天,所以我们也只能跟着市场,再次加入涨价的行列。”有纸板厂在涨价函中说出了很多同行的心声。 
 
  业内人士指出,现在处于淡季,原纸价格就一直在涨,更别说即将到来的旺季了。随着旺季的逐渐临近,以及环保规制下的供给不足,预计在下半年纸品价格会持续上涨,纸价上涨将贯穿全年。在新产能出现之前,纸张的供应会持续紧张,现阶段的生产无法满足消费,而由于造纸厂的投入大,需要设备及基建的投入,预计需要2年时间。 
 
  面临双重夹击行业恐迎来大洗牌 
 
  据悉,福建晋江目前从事瓦楞纸板纸箱生产的企业(业内俗称“二级厂”),比较上规模的仅有近十家。而专门向二级厂购买纸板做纸箱成型的企业(业内俗称“三级厂”)则有近千家。事实上,这三五年来,群英、腾辉、聚隆等几家“二级厂”均投建了新厂区。此外,多家瓦楞包装企业也购进新的生产线以替换老生产线,很多工序也陆续用自动化的生产设备来代替手工操作。新设备的投入使用,自然也会带来生产效率的提高,从而使得企业的产能再度扩大。从近十家规模以上二级厂的动向,则可窥见晋江瓦楞包装行业的竞争态势。 
 
  记者走访获悉,目前泉州的瓦楞纸箱行业已经进入了微亏状态。拿500~600名工人规模的工厂举例,停产一天的话,包括工人薪资在内的各种成本基本要15万~18万元,所以,即使是微亏几个点的话,厂家也还是要生产,毕竟微亏下来的综合成本仍然是低于停产的成本。 
 
  “市场的订单决定价格,而不是成本决定价格,即使是亏钱也要做。”吴世约说。 
 
  吴世约推测,依据上游的发展态势,后续可能有钱都买不到纸,因此,现在二级厂家一直持续在买纸,这是因为当前造纸厂对下游纸张的供应是根据最近三个月的采购需求来提供。8月份逐渐进入旺季,留给二级厂进纸的时间不到两个月。而长此以往,不仅三级厂撑不住,连比较上规模的二级厂也都很难维持。 
 
  “上游纸张价格不断上涨的同时,下游这两年的需求量也一直在下降,纸箱的竞争很激烈,价格很难涨上来,基本也只能微涨,瓦楞纸箱厂处在中间非常难受,且这一现状在短期内难以得到有效的改善。”许泽界表示,价格战可以说是本土瓦楞纸箱包装行业长期的痛点,企业间打的是消耗战,上游涨价无疑加速行业洗牌,从长远期来看,并不见得是坏事。 
 
  最近,晨鸣、博汇、中华纸业三大造纸业巨头发布停机公告,剑指全年纸价。如此,可以看出行业洗牌的大风暴正在酝酿,如何在洗牌中寻找正确风向,如何在阵痛中博得最大利益,如何在风暴中看清行业发展趋势,已是迫在眉睫的问题。 
 
  “事实上,本土瓦楞纸包装受价格战的影响,品质尚有提升的空间,将来各行各业生存下来的企业,相信对产品质量都会有要求,对包装的要求也会提高,包装也会成为其提升附加值的一部分,因此,企业尤为要在工艺及质量上增强意识。”业内人士表示。 
上一个:纸价又双叒下调!         返回上一级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资质荣誉
产品中心
营销网络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